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伤的姿势: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一半在空中飞扬;一半散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。非常沉默非常骄傲,从不依靠从不寻找。——三毛
不出意外,我下辈子应该会是一颗树。
新浪微博:IcYs-QUEEN
http://weibo.com/u/1762291322

再暖也暖不过平淡

Kev.Mos.:

文\耀一

01

傍晚的时候,我接到美国哥们儿凯尔的电话,他说有两小时的空闲,约我去一起吃饭。
落座后我问,关于你朋友们的那9个小故事在微博上很受欢迎你知道吗?
凯尔说,嗯,意料之中。
我说,你这么傲娇合适吗?
凯尔说,不是傲娇,是因为我知道,关注我的人都是善良的,但没想到转发量差不多有一万多。哎,你一般转发多少?
我怒吼,服务员,点餐!
凯尔接着说,等我忙完,继续发那样的小故事,你帮我整理,OK?
我说,你的故事被营销微博抄得到处都是,你不介意吗?
凯尔说,无所谓,反正就是要和大家分享的。再说,只有我才知道完整版。
我说,那你先告诉我那9个故事的完整版,好不好?
凯尔说,OK。
服务员送来比萨,我们边吃边聊,凯尔告诉了我那9个小故事的完整版。

02 凯瑟琳

凯瑟琳和黛儿从幼儿园开始认识,好得像亲姐妹一样。就连双方的父母都把她们彼此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疼爱。
她们一起经历了无忧无虑的童年,灿若夏花的少年,转眼到了爱情大过天的年纪,友情因此第一次遭遇了爱情的冲击。
黛儿发现凯瑟琳的男友是个两面派,表面上浪漫而专一,温文尔雅,但实际上是个花花公子,而且还有赌博的恶习。
黛儿几次建议凯瑟琳赶紧分手,但凯瑟琳既憧憬完美的爱情,又不想失去挚友黛儿。这令她深陷烦恼。
有人说过,世人一旦陷入爱情,智商会瞬间清零,这在凯瑟琳身上得到了很好的验证。她竟然把这个苦恼告诉了男友。而男友则假装很大度帮凯瑟琳分析,他说黛儿这样诋毁自己,只是害怕因此失去凯瑟琳,对此他很能理解,并提议凯瑟琳有空多陪陪黛儿。
男友的大度和贴心让凯瑟琳大为感动,而另一边黛儿依旧不停建议她和男友分手。相比之下,凯瑟琳觉得黛儿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了。两人的关系因此渐渐疏远起来,几乎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所谓纸包不住火,凯瑟琳怎么也没想到,男友会在恋爱纪念日的第二天和别的女孩约会甚至车震。当凯瑟琳上前质问男友时,对方直言不讳,和凯瑟琳在一起只是因为她听话而且有钱,仅此而已。
凯瑟琳终于明白了黛儿的良苦用心,但碍于面子,即便是和男友分手后,也没有联系黛儿,只是隔三差五地和同事、朋友去酒吧喝酒、跳舞,从一个夜到另一个夜。
有天晚上,黛儿看到电视新闻里报道某酒吧发生重大火灾,当镜头扫过医院里收治的受伤酒客时,黛儿看到了凯瑟琳的父母,看着他们伤心难过的表情,黛儿意识到凯瑟琳肯定出事了。
在凯瑟琳住院期间,黛儿利用几乎所有的空余时间陪伴着凯瑟琳,直到她康复出院。对于当初凯瑟琳的态度,黛儿没有任何怨言,反倒是自责自己不该轻易放手,让凯瑟琳受到这样的伤害,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的。
也许是上帝真的偏爱天使一般的人吧,在陪护凯瑟琳期间,黛儿与凯瑟琳的护理医生相爱了。
凯瑟琳在出院后大约半年的某天上午接到黛儿的电话,这通电话对于她来说意义非凡。
凯瑟琳接完电话,激动地对母亲说,真是太意外了。终于可以参加黛儿的婚礼了。她是我最好的姐妹!上帝保佑,如果有来生的话,我希望还可以和她做好姐妹。当然,如果是亲姐妹就更好了!我现在真的好激动!你知道吗?她邀请我做伴娘中的一个。
自从凯瑟琳出院以来,这还是凯瑟琳的妈妈第一次见到她这样发自内心的大笑,因为那场意外的火灾令凯瑟琳毁容了。

03 蕾娜

蕾娜父母一直反对她和男友泰德在一起,因为泰德是做小众音乐的。蕾娜的父母坚信做这种小众音乐的人非常不靠谱,而且收入也不够稳定,最关键的是,这些人大多吸毒、滥交,人品碎成渣。这些在报纸上是屡见不鲜的。他们不希望女儿结婚后常常戴着墨镜来哭诉自己的不幸。
也难怪蕾娜的父母会这么想,看看她家的家庭结构就会明白。蕾娜的父亲是政府公职人员,母亲是教师,姐姐是医生,姐夫是警察。
蕾娜的父亲曾说,如果蕾娜找个律师结婚的话,这个家才堪称完美。
相对于父母的执意反对,蕾娜的姐姐选择了折中的方式。她建议蕾娜测试一下泰德,如果测试结果表明泰德的人品没有问题,他是真心爱蕾娜的,那么其他家庭成员就应该给蕾娜追求幸福的自由。
父母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,同意了大女儿的决定,而蕾娜也接受了姐姐的建议,在她看来,姐姐是在帮自己,因为她坚信泰德是爱自己的。
姐姐让蕾娜测用一根特制的验孕棒制造怀孕的假象,看泰德的第一反应。为了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个玩笑,蕾娜选择了愚人节这天来实施这个计划。
愚人节当天,蕾娜准备好了那根特制的验孕棒。听见泰德开门的声音,蕾娜赶紧躲在厕所里,然后假装很惊讶的样子大叫。
听到叫声,泰德冲进洗手间,蕾娜举起那根验孕棒,一脸很意外的样子。
泰德看着验孕棒大叫,哦!妈的!说完转身跑了出去。
那一刻蕾娜伤心极了!整个人就像掉进了冰窟一样。
但很快泰德跑了进来,拿着一个存折,单膝下跪说,怎么办?我连买戒指的钱都没存够!
蕾娜的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了出来,她说,让戒指见鬼吧!哈!
说完蕾娜拥抱了泰德。泰德哭得像个孩子。
蕾娜现在已经有了一个2岁的宝宝。她说,泰德当时的那句话,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甜蜜的情话,远胜于亿万句“我爱你”。

04 保罗 

保罗的母亲去世后半年,父亲得上了老年痴呆。保罗就把他接到家里一起住。
父亲搬过来后,虽然病情没有好转,但精神状态要比以前好了许多,特别是和孙子汤姆在一起时,老爷子看起来特别快乐。
汤姆私下和保罗说,我知道爷爷很喜欢和我一起玩,但我不太明白,为什么他总是叫错我的名字。我并不是介意,你说过的,爷爷的记忆力出了点问题。我只是好奇,他叫的是谁的名字?
因此保罗留心观察发现,父亲总把汤姆叫做科恩,有时候也管他叫猴子。
保罗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的主治医师,经分析,医师告诉保罗,老爷子的记忆停留在了孩童时代,他应该是把孙子当成了叫科恩的小伙伴。
保罗翻阅了父亲当年的学校年鉴,希望可以找到这个叫科恩的老人,可惜因为年代久远,寻找未果。
因为工作升迁的关系,保罗一家要搬家,而汤姆也不得不面临转学的问题。
晚饭时,汤姆看起来有点闷闷不乐。
饭后保罗问,你看起来有些不开心呀,是不是因为舍不得同学?
汤姆说,不是,因为舍不得爷爷。
保罗先愣了下,之后很快明白了儿子的意思:汤姆知道了爷爷把自己当做同学,现在自己要转学了,那么爷爷怎么办?
于是,那晚保罗和汤姆一起给父亲制作了一份转学通知书。之后还特地帮父亲定制了一套新学校的校服。
第二天一早,当老爷子拿到转学通知书的时候,第一句话就是问,我走了,科恩怎么办?
汤姆拉着爷爷的手,举着自己的转学通知书说,嘿嘿,你看,我们永远会在一起的,我是甩不掉的猴子,对吧?
老爷子笑着点头和汤姆手拉手走出了门。
保罗说,那个清晨的天空是我见过最蓝最美的。

05 麦克

麦克小时候很乖巧,完全不像男孩子,他总是静静地在书房看书,画画,做拼图和模型。他的父母觉得麦克长大一定会是个不同寻常的人。麦克自己倒不太明白,为什么对于足球、橄榄球、牛仔游戏和玩具枪这些男孩子的心头爱没有半点兴趣。
当他念到初中的时候,开始发觉自己身上有些不太合理的地方,明明对于男孩子的爱好没有任何兴趣,却只愿意和男孩子们待在一起,明明兴趣爱好和女孩子们比较相投,却不愿意和她们有任何接触。
关于这点疑问,麦克没有对任何人说过,他只是觉得这可能是发育过程中的一种特殊现象,就像长胡须、变声以及喉结慢慢会凸出一样,总会在某个时间点停止,然后成为常态。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,相反的,麦克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奇怪,直到高中住校后,麦克才确定,自己的性取向出了问题。
麦克对父母隐瞒了这件事,他知道自己是父母的希望,所以他想等到和男友一起考上麻省理工学院后,再借着欢庆的气氛把这件事告诉父母。
虽然经过麦克的努力,顺利地如愿考进了麻省理工学院,可当他宣布自己出柜这件事时,父亲的笑容立刻消失,并离开了酒店。
麦克和父亲之间的不愉快一直维持到大学毕业。因此他干脆搬了出去,和男友住在一起。
那是父亲生日的前一天,母亲打电话让麦克回去一趟。
到家后母亲正在准备晚餐,父亲让麦克陪他出去逛逛。在一家礼服店门口,父亲停下脚步,指着橱窗里的一套礼服问麦克,如果将来我穿着这套(礼服)参加你的婚礼,你男友会不会爱上我?
那一刻麦克笑着笑着就哭了。
他问父亲,你不怕别人笑话你吗?
父亲说,等他们的儿子比我儿子优秀再说。
麦克拥抱了父亲,他说,你是这世界上最可爱的倔老头。
父亲也笑着说,是啊。你也就遗传了我这点。真要命。

06 费恩

费恩和女友分手差不多快两年了,却始终没有走出阴影。
分手一年时,费恩的死党说,一起出去旅行吧,别总待在家里,伤心会发酵的。
费恩起初答应了死党的提议。可当听到旅游地点时,费恩心头一沉,因为那是他和前女友约定好去度假的地方。所以,费恩最终还是拒绝了这次远行。
前不久,死党再次提出旅行的计划。因为担心又触碰到费恩的禁区,死党贴心地让费恩选择目的地。
因为之前的事,所以费恩决定承担这次全部的费用。
死党开玩笑说,全部费用就算了,干脆你送我一套装备好了。我最近刚巧在网上看到一套很棒的户外装备。
费恩说,好。
选好了那套旅游装备,可当费恩准备付款时,才发现密码已经忘记了。那一刻费恩突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,因为密码是她前女友的生日。费恩觉得自己的新生活要开始了。
回想起这两年,费恩发现其实一直是自己在为难自己,起初是不舍,后来是不甘心,接下来则变成了强迫自己不许开始新的感情,因为总觉得开始了新的感情就是违背了自己当初的誓言。可问题在于,誓言的对象已经撤离了,苦守着没有对象的誓言,和守墓有什么区别?细想起来,这些其实与爱情已经毫无关系了。
费恩现在已经结婚,并且有了4岁大的女儿。
他说,有次我抱着女儿在超市遇见前女友,她也当了妈妈。我们彼此祝福,就像好朋友那样。我发现,若无其事才是遗忘最好的方式。虽然难,但总能做到的。只要你别和自己过不去就可以。

07 美智子

美智子的父亲很反感美国,可偏偏美智子从上学开始就对美国产生了很大的兴趣,在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,她背着父亲报考了去美国深造的机会。
因为这件事,父亲和美智子发生过很多次争执。父女俩互不相让,各持己见,父亲气到抛下一句,要去美国的话,费用什么的就自己去挣好了。
美智子觉得这是父亲在有意刁难她,因为赴美时间已经屈指可数了。
不知道美智子的母亲做了怎样的努力,在去美国前几天的晚上,美智子的父亲竟然召集所有家人亲戚一起吃饭,为美智子送行。
当生鱼片上来时,父亲先自顾自夹起一块,蘸了调料塞进嘴里。之后眼泪就流了出来,嘴里埋怨着,太混蛋了,为什么放这么多芥末。
看着父亲狼狈不堪的样子,大家哄笑起来。但只有美智子和母亲知道,父亲吃芥末其实是个高手。
转眼几年过去,美智子深造结束后回到了日本。说起那晚吃芥末的事,父亲说,没办法呀,眼泪那会儿快要憋不住了呀。
美智子问母亲,当初父亲坚持不让我去美国,后来你怎么说服他的?
母亲说,我可什么都没说。你爸爸他呀,说完狠话那晚,翻看了一夜你的照片,嘴里一直嘟囔着,我可是承诺过要好好爱护你的呢,男人说话要算话的,对吧?
美智子看向父亲,他竟然红着脸像个孩子。

08 唐 

唐的父亲是中国人,母亲是美国人。唐出生在美国,由于父母工作的缘故,他一直没有机会回父亲的老家去看看。
去年过年时,唐的父亲安排爷爷和奶奶来美国团聚。
从机场接到爷爷、奶奶,一直到回到家里安顿好两位老人,唐一直在偷偷观察这两个未曾谋面的亲人,有种好奇又紧张的心情。
唐的父母要出去采购,家里就剩下唐和两个老人在家里待着。
虽然父亲教了唐一些普通话,但两位老人说的是家乡话,唐几乎听不懂。看着两位老人满脸微笑的样子,唐的心里感觉不好受。从他们的动作和一些稍微能听懂的只言片语里,唐能感受到两位亲人对自己的喜爱和关切。
之后奶奶应该是提醒了爷爷一句什么,爷爷拿出一个很旧的本子,然后戴上老花镜翻上面的内容看。唐觉得爷爷看本子似乎有些吃力,就接过本子准备帮爷爷看看,结果发现上面是一些简单的英文对话。下面还标注了些中文作为发音备注。那晚唐在浴室里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哭了。
唐说,明明是近在咫尺的亲人,明明是血脉相承的一家,可竟然无法明白对方在说什么,无法正常沟通,这种难以名状的酸楚可能很多人体会不到吧。

09 凯特

凯特居住在一个环境比较复杂的地方。每天出门随处可见乞丐、酒徒、瘾君子、妓女以及一些不太友好的黑人。
凯特6岁时的某夜,家里差点遭几个黑人爆窃。幸好凯特的父亲当天正好约了几个工友一起看球,几个壮汉打跑了入侵的黑人们,算是躲过了一劫。但这件事在凯特幼年的心里留下了阴影。凯特因此对于黑人能躲就躲,无论是男女老少,她都觉得他们的身体里藏着猛兽,随时会变身,把自己伤害得体无完肤甚至是撕扯得支离破碎也说不定。
凯特20岁有了份收入不错的工作,公司安排的住地是个环境还算不错的新社区。
有次凯特从超市出来,一个黑人一直跟在她后面。她很自然地又开始警觉起来。那个黑人就一直跟着凯特,并保持着一定距离,不快也不慢。
快到停车场时,那个黑人突然上前在凯特背后拍了一下,凯特吓得大叫起来。黑人就赶紧转身跑走了。
凯特的叫声引来一些人,有人发现她的背后有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不许动这个妞,她是我的。Z。
几天后,凯特在小区附近的公园再次遇到了这个黑人Z。
Z主动上前打招呼。凯特感觉到他是善意的,就和他聊了几句。原来Z是一个小偷。这一带的小偷都是划分地盘的。
凯特问Z,为什么你要帮助我?
Z说,我经常看见你喂附近流浪的猫狗。我不偷好人的东西。那些流浪的猫狗会恨我的。
凯特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。童年的阴影就这样被Z一句轻描淡写的话驱散了。
凯特现在已经年近70岁,一直坚持参加社区的各种公益活动。而Z现在据说依然是个小偷。

10 玛雅

在玛雅13岁时,母亲凯丽生了场大病,差点就接受上帝的召唤去做了天使。但是玛雅和父亲恩泽尔对此并没做好准备,因此凯丽还是留在了人间,和她的家人在一起。
一天晚餐时,凯丽对恩泽尔说,我清醒过来之前,曾经见了上帝一面,他允许我回来和你们在一起,但有个条件,必须带着另一个小天使回来。嗯……那个小家伙看起来很像丘比特。
恩泽尔笑着问玛雅,上帝要送给你一个可爱的弟弟,你会接受吗?
玛雅想了想说,既然上帝这么好心,我干吗不接受呢?
于是,恩泽尔对凯丽说,全票通过了哈。
凯丽起身去吻了下玛雅和恩泽尔,说,谢谢你们,你们都是天使。
玛雅知道母亲说的是个故事,但她明白这是母亲的愿望。
恩泽尔自然也明白妻子一直希望能再有个儿子,她曾对恩泽尔说,你总说玛雅像我,我希望可以再有个儿子,像你。这样就完美了。
之后,恩泽尔带着凯丽一起去医院做了孕前检查。因为凯丽之前生病的缘故,恩泽尔要确定再次生育对于凯丽来说是否危险。
检查结果表明再次生育对于凯丽来说风险系数不大,但医生建议采用试管婴儿的方式,这样风险系数可以得到更好的控制,另外,这也是考虑到了恩泽尔和凯利的年龄问题。他们已经不年轻了。
经过一夜的思考,最终凯丽和恩泽尔决定遵从医嘱,要一个试管宝宝。
很快,凯丽家迎来了新成员小沃恩,一个像丘比特的男宝宝。
圣诞节晚餐时,玛雅有意无意地问了父亲一句,你爱我多还是爱妈妈多。
恩泽尔说,当然是爱你妈妈更多。
玛雅假装生气地说,为什么?你从小就一直叫我公主。
恩泽尔说,对呀,可我是侍卫,侍卫爱上公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。
恩泽尔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。然后小沃恩也问了同样的问题,那你爱我多还是爱妈妈多。
恩泽尔笑着说,当然还是爱你妈妈多。
沃恩问,为什么?
恩泽尔说,试管可以造出你,但造不出你妈妈。得到她比得到你难多了,我得好好珍惜。对吧?
玛雅注意到,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,一直牵着母亲的手。
晚上的时候,玛雅问沃恩,你会因为自己是试管婴儿的事而感到别扭吗?
沃恩说,当然不会呀。我觉得这才是自己最厉害的地方。而且妈妈说过,我是上帝派来的天使,对吧?
玛雅微笑着说,对。
沃恩说,我会守护着妈妈,爸爸,嗯……只要你不和我抢糖和比萨吃的话,我也保护你好了。
玛雅大笑着抱住了沃恩,她觉得母亲说得对,沃恩的确是小天使,同时她也觉得自己的家是全世界最幸福最有爱的。

11

我听得入神,等听完了,比萨上的培根都没了!只剩下香菇、红椒、青椒和红肠丁可怜巴巴地拥抱在一起,看着我说,别抛弃我们啊!
我说,凯尔,我现在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凯尔说,是吗?
我说,你看看比萨这个死样!
凯尔说,你不要歧视它好不好?
我说,我特么怎么歧视了!这样的比萨还能叫比萨吗?这特么就是个素烧饼好么!
凯尔说,你知道为什么我的那些故事,大家都喜欢吗?
我说,不要转移话题!
凯尔说,人生是什么?人生就是感情堆积成的一段旅程。起点就是终点,没有所谓开始,也没有所谓结束。它是圆的。就好像这个比萨。培根是爱情,红肠丁是亲情,红椒是友情,青椒是其他的情感。你不能因为没有了爱情,就觉得人生不是人生了,就觉得人生不够圆满了。所以我那些故事会有人喜欢,就是因为他们都懂得,爱情只是人生的一部分,可以温暖人心的不只是爱情,每种感情都有它的温度,哪怕是看起来很平淡的。就好比你面前的这个看起来一脸死样的比萨。你吃了,一样能饱,一样会长胖。
我被凯尔的话彻底震住了,我不禁说,胖你妹!饱个毛!服务员!加一份比萨!不!加两份,一份打包。
临走前,我和凯尔说,我想把你这些故事整理出来,你用再……也……的形式造个句给我吧。
凯尔想了想说,嗯……我再也吃不下了。
再!见!

12

半夜写稿子的时候,凯尔发来微信,很简单的一句话:再暖也暖不过平淡。
我想起凯尔之前说的话,爱情只是人生的一部分,可以温暖人心的不只是爱情,每种感情都有它的温度,哪怕是看起来很平淡的。
凯尔问,这句话怎么样?我是不是很莱斯?!
莱斯,南京话厉害的意思,据说是谐音Nice。
我说,莱斯!
嗯,凯尔,作为一颗歪果仁(外国人),你真的蛮莱斯的。

评论
热度(4)
  1. 莱莱杨DarkRoom’s cat 转载了此文字
 

© 莱莱杨 | Powered by LOFTER